嘉年华之旅流水帐记

“嘉年华”——首届中国最大的德州扑克比赛圆满的落下了帷幕,我也于昨天下午五点回到了家里。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就像这一次的嘉年华之旅,对我来说也是个意外。
12月5日开始启程去的北京,在深圳宝安机场见到了共同前往北京参赛的第一位选手——pangu628。
深圳那天的温度应该是18度左右,到了北京下了飞机,是零下1度。
我在家的时候就穿好了两件保暖内衣+一件高领毛衣,结果在机场热得不行。但一下飞机,还嫌穿得少了点。
在北京首都机场下了飞机后,见到了第二位参赛选手——kob。
接着628同志去买了机场快线的门票前往公主坟,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总算到了公主坟。下车还要再转车或是打的才能到北京西站的宾馆,比赛举办的地点。
下了车可真是冷啊。我一向都晕车,在车上吐了一大袋,肚子空空,又头晕脑涨,KOB同志就帮我背上了那重重的背包,因为想及时向论坛报道赛事进程,所以我特意带了本本过去。但想不到我们下榻的宾馆竟然不能上网。
我们在公主坟拦了很久的车,都没有打到车,全满了。看到了374的公车去北京西站只有两站路,于是决定坐公车过去了。
公车不到15分钟就到了北京西站,绕了个大圈找到了宾馆的大门。刀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183cm的刀高大威猛:)
走进宾馆,一投暖流涌入心田呀。
之后全部人员集中到一楼,然后去吃饭,彼此之间没那么生疏了。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在家里打牌,不怎么与人接触,所以我好像有点怕生。吃饭的时候抽烟的坐一桌,不抽烟的坐一桌。那一桌不抽烟的有魔刀,神仙,还有Stryyke poker的客服和经理等人,刀一直叫了我好几次,但我一看都是比较陌生的,于是有点怕,竟然不敢过去,所以以我对着那边桌的人说:我也抽烟。:)
吃饭过程中大家都聊得挺开心的。吃完饭Stryyke poker发了衣服和冒子,拍了不少照片。
拍完照去刀的房间打现金,玩MTT,买入费是10块,熟悉一下现场的规则。相信我们论坛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里,大都是没有接触过现场的,甚至不知道真实的筹码是什么样的。我经常犯规,还没到我行动的时候,我都已经急不可待的扔掉了手里的牌:)
第二场时,刀也加入了。他在我下家,我是小盲,前面四家全平跟进,我对7,刀接了个电话走开了。我想他应该没什么牌。当时12点多了,一整天的路途又晕车的,把我累坏了。可能我的耐性更加没有了,于是我想我全下吧,除了刀,其他人应该都会扔的。如果他有牌,那就回去睡觉……
结果没想,刀立即接完电话了,走过来立马call(allin),大家都傻眼了,全扔了,刀是QQ。我第一个出局了。
我看他们打了一会儿,就回房洗了个热水澡睡觉了。那晚睡得相当香甜。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2:10 PM 编辑 ]
2

评分次数

  • 魔刀

  • flyingcool

立即注册PayPal并开始接受信用卡付款。
第二天等大家都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十二点多时去吃了午餐。吃完一点半开赛。
可能是因为888第一次组织这种比较大的比赛,所以开始有点混乱,荷官也找了一些临时的替补,又要分筹码,一直拖到将近两点半才宣布开赛,先说比赛要遵守的一些规则,跟WSOP的规则是差不多的,只有一点,是在讲到最后的时候才有人玩家提出来的,就是参赛选手有一些是韩国的,日本的,这些选手使用的语言可能是韩语和日语,而这些言语并不是大部人都能听得懂的,万一他们用这些语言进行作弊怎么办?于是主持人想了一下,于是宣布比赛进程中只能用英语和汉语进行交流……N。。。
在宣传比赛的时候,我看到坐在我下家穿红色高领毛衣的女士经常有一位男士过来跟她亲热,这一点比较引起我的注意。经过几次不断回头正视这位女士后,我意外的发现,这位女士胸前挂着的进场牌上面的名字赫然写着:奔放的阿梅!
哗!先不想也不说这阿梅的小说写得怎样,长得怎样,这么一个名人坐我下家,当然是一件让我挺兴奋的事。所以我跑去告诉土匪,叫他等会拍两张照,阿梅在我下家呢。我要好好看看阿梅怎么打的。
比赛正式开始了。我一直弃牌,我想在第一个选手出局之前,就算我有AA,也得平跟进,有危险就闪。绝对不能做第一个出局的人。
所以一开始我一直打得很小心。荷官的动作也相当的慢,每半个小时才涨一次的盲,一轮下来到我的时候基本都涨盲了。到第三圈的时候,我在枪口拿到了AJ,这是我开始以来拿到了最好的一手底牌。在没轮到我决定的时候,第一位出局的选手被宣布出局。我想这下我可以玩了。但是AJ非同花,盲又这么小,20/40,我在这个位置加多少也不好啊。还是平跟进吧,看后面的人怎么行动再说。
于是我平跟进,阿梅扔。阿梅的下家是我们整个桌里最松的,几乎每把牌都要平跟进,而且好诈。后面有个喜欢翻牌前all in的玩家加注到120,他下家跟,其他人全扔,我想想了,决定call,阿梅下家也call,四家争牌。翻牌好像是QT4,具体忘了。没有同花,我cheek,后面有人下注200,我已经决定扔了。这是我玩的第一把牌。感觉比较糟糕。
接着的下一轮,我在大盲位置, 盲是30/60,阿梅跟进,他下家跟进。其他人扔。我KT非同花。翻牌Q9T。我过,我总感觉阿梅手里有点东西,POT当时是180,阿梅直接下注100,他下家毫不犹豫的跟。我想他下家应该不会有KJ或8J,但有可能手里有个J,在抽两头顺。或是根本就是一个小对或中对。但阿梅不是KQ就是AQ,因为她一直玩得很紧,开赛以来,这是她出手的第一把牌。所以我决定flod。转机来了个9。我更觉得自己的flod是正确的。阿梅继续下100,他下家也只是跟,这次我对阿梅下家的牌根本没有一点头绪了。他松到现在,没有亮过一把牌。我不知道他会拿哪些牌跟进。河牌上了个J,如果我跟进成了顺子。阿梅继续下100,对方call。阿梅亮牌,就AQ,对方直接扔掉手里的牌了。这把阿梅赢了400多。总体感觉阿梅并不像她小说里或是她名字说的那样是奔放流。
这次荷官的动作似乎快了一些,轮到我大盲的时候还没有涨。我拿到了Q8两张黑桃,对我来说还相当不错的一手牌。阿梅下家平进,还有另外三位玩家也进局。翻牌846,两张红桃,一张梅花,完全错过了我的同花。但是我有个桌面顶对,问题出在桌面很明显的顺子面,还有同花抽牌。这牌真不好打,我一向是紧手形象,我还不如cheek看后面的人如何行动,下得小我再来个cheek-raise也不错。于是我决定看牌,松手那家伙也看牌,接下来的那个玩家下注350,我感觉不妙,我觉得我这牌似乎没什么优势了。但当时我还有4000多的筹码,或许也可以跟进再看一张。但我期待下一张我来什么能赢他呢?我在思考中……
但下一位玩家直接加到680,一看这架势,我根本不需要犹豫了,扔吧。剩下的另一位玩家扔牌,我也立即扔了牌。松的玩家也扔了。只剩下这两家。
转机来了个5。(这是我第一次打现场,开始的时候很吵,888的主持人又一直以最大音量在那不停的解说,又有人不停的ALLIN然后好多人跑过去看,搞得我无法集中精力。反正这牌我已经扔了,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所以我也没有去注意先下注的玩家怎么玩了。)河牌发了个8出来,我看到领先下注的那位小伙子cheek,然后他的对手扔出了1000多的筹码。他想了很久,扔了。然后亮出了67两张黑桃来。原来他真的翻牌顺子了。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2:17 PM 编辑 ]
而下面的的这一把牌,是我打得最最后悔的一把牌。
我在小盲位置,拿到了AQ两张红桃,这是我目前为止拿到的一手最好的底牌。
刚才拿67的家伙加注120,盲是30/60,他下家跟。就是刚才一直跟他PK的人,他也玩得比较松,而且喜欢利用位置诈。轮到我的时候,我怎么晃忽觉得自己是在D位,所以我要加注,至少我要把阿梅下家那个松诈的玩家T出局,最多三个人PK,所以我加到320。其他人果真扔了,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先加注的家伙想都不想直接说:我all in……
我傻了眼了,这下我一看,才知道自己在小盲位置。
allin完他就四处张望,我还有4000多的筹码,在前期all in,就算他没什么牌,我拿AQ去跟他搏,我觉得应该是错的,不管他有什么牌,我认为我都是应该扔的。但我的错误在于,我不应该在小盲位置再加别人的加注……我的天啊,怎么会这么乱。
我对面的玩家一直盯着我看,他想看我会不会也跟,他盯着我看了很久。但我也不看他,我到处张望看其他桌的人怎么打。我知道他在看如果他跟,我是不是也要跟,因为allin 的人只有3000多的样子,他有6000多,而我则有4000多,三个挣牌和两家PK情况也不同,我想他应该是希望我出局。但转念间我突然有个好奇心,我想反正就算他不跟,我也不会跟,还不如让他跟,我看一下牌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表现出了不会跟的样子,结果他跟了。他是JJ,先all in家伙是AJ非同花。
翻牌AQ8……我在心里在狠狠的说了句:我靠!
转机和河牌都没有帮到JJ,AJ胜出……
这时我的心思有点乱了。觉得自己真糟糕,太糟糕了。
接下来我在D位拿到了QJ非同花。于是我加注3BB进局,前面的人玩家全扔了,只有松的大盲进局。翻牌有个T,但没同花,另两张我忘了,但都是比T小的,不成顺。大盲过,我继续下注180,大盲raise我到800多。倒地……我只能扔了。我觉得他没牌,但他也知道我没牌,所以反偷我的。
我发现我严重无法集中精力。在我大盲的时候,我拿到了Q2,三个玩家平跟进,结果我直接就扔了,小盲凑过来告诉我是大盲,我才觉得自己很失态……
终于休息了。我决定接下来听听音乐,对抗其他声音对我的干扰。
第二轮,我在中间拿到过一把KJ,加3BB进局。松的家伙跟进,大小盲跟进,翻牌Q96,两张同花。大小盲过,我过,松的家伙下注300,小盲立即反1000多点。小盲扔,我也扔了。
接着来了一把A9,我在D位,我想好了加注,就算偷大小盲也好。可是我那上上家紧凶的家伙扔出了2个1K的筹码,我傻眼了……扔掉。
后来又来了一把A8非同花,但我在枪口位置,不能这样玩,没办法,我只能又闪了。
好像还有这么一把牌,当时的盲是50/100。我是AT黑桃,在中位,我平跟进。大小盲跟。翻牌T92,两张红桃。他们过,我下注150。半个POT,小盲跟,大盲扔。转机来了个4,没同花没顺。我继续下300,他跟。河牌上了个Q红桃,他过,我也过。亮牌他是Q8方块,我相当的郁闷。紧凶的老外对着我扮了个鬼脸,说bad……
除了以上这几把,接下来应该就只有一把是J9非同花的牌是比较好的了。其他都是48 39 45什么的,而且位置没有优势。
休息又到了。我感觉运气都已经在第一轮被用完了,是我自己没有把握好。可是盲已经涨到150/300了,而我只剩下3000多的筹码。
这次我在大盲拿到了A4,除了小盲还有另外三位玩家跟进,翻牌A45,两张梅花,小盲过,我想这个牌我只能cheek-raise,这样我才能判断出对手有什么牌。结果其他两家都过,最后一位玩家下注1BB,我直接反到1200,他扔了。看来我的紧形象不会让我赢钱的。
一直扔牌……似乎没有再出手。盲已经涨到200/400了,我只有3000多的筹码。而到这个时候我发现,因为我玩得紧的形象,所以我一旦进局,不管是平跟还是加注,大部分人都扔了。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改变我的风格,打得进攻一些,利用我的形象偷。
可是盲又已经涨到300/600了,再不出手,盲都可以把我淹没了。
可是接下来的这把牌,套了个圈圈让我进,让我重创了我一把。
我在枪口位置拿到了一对2,平跟进,只在大盲进局,其他人扔。
翻牌552,我暗喜。小盲过,我不动声色的也过。因为小盲位置一般什么牌都会捉到,我不希望他被我吓跑了,让他再看一张转机。
转机来了个9,他下1BB(300),我想他不是诈我,就是拿到了一些东西。因为我紧,有可能是拿两个大单张进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下注是对的。可是如果我反得太大,他溜了我就没钱拿了。如果我反他600,我还只有2100的样子,而POT是1500,他有5000多,我完全可以在河牌套到他更多的钱。于是我只是小加600,看他反应,如果他真的拿到了三条5,他会再反我的。这样我就可以全进了。
他只是call了一下……我想他有一条9。
河牌——亮出了一条9,我相当相当的郁闷。他扔出了1200的筹码……我看都不看他了,翻出一对2扔给了荷官。他亮出了他的39来。损失这把牌后,我只有2100多的筹码。不是一般的郁闷。我想我必须得偷,还要再凶一点,做好全进的准备。
还是以扔为主,基本没什么牌,这次只要拿到有A的牌,我基本都会进了。但连A都不让我见着。我只有1800的筹码,在偏后位我拿到了一对5,前面没人进,阿梅紧,可以偷他的盲,但他下家超级松,不好打。这次是松玩家小盲,大盲是个超紧的老外,完全可以偷。于是我直接全下,我知道如果有人跟我一定玩完了。所有人扔了,我偷到了一一把牌。
我想我是不能不凶,也不能不偷了。接着我在小盲拿到了A4,其他人全扔了。我又全进,阿梅扔了。

打完这打牌后,我被抽换到另一桌来。只有2900的筹码。桌上就我钱最少,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可以偷我的盲。我拿到了A2非同花,我大盲的时候,那个带眼镜的家伙在中间,盯着我,然后扔出了1500的筹码,似乎他不指望后面的别人都跟了,只是想偷我的盲。
那把牌我真的很想call,可是想了想,忍了。我call也好, allin也好,以他3万多的筹码,他就算有27也必跟。
DINGDING大名的高手茫然到我这桌来了,成为我的上上家。他开始筹码还有挺多的,后来一把QQ跟老外的A7干上,翻牌立即是两张7,重创了一把。只有不多的一些筹码。
我开始有些急了,盲太大了,我的钱很少,只有再撑两轮。我拿到了QJ,在枪口位置,我跟进,后面有位玩家加到2K,我又只能扔了。这下只有1600多的筹码。这一把牌,我拿到了换桌以来最好的一手牌,AJ黑桃,无论如何我都会全进的了。前位的那个长头发老外加注1500,其他人扔。我推出所有筹码,说了声:我all in。然后开始东张西望,我已经不在乎别人跟不跟了。
其他人全扔了,老外有点意外的看着我,他自己似乎也感觉自己的胜率不高了。但只有200多就可以看牌了,他还是跟了。然后亮出了他的底牌——A6非同花。
发出的5张牌对彼此都没有任何帮助,但我以边牌J大胜出,筹码翻到了3800多。
这把牌结束后,还玩了一把。第一天就结束了。感觉真累。
第二天,我想这下可以享受一下推推乐了,盲是400/800,我只有3800的筹码,只能玩推推乐。茫然的筹码大概是6000多点,其他人都是万以上。茫然小盲的时候,D位的长发老外全下5000多。茫然跟,大盲扔。两家PK,老外是对9,茫然A6两张红桃。翻牌789,老外有优势,但茫然两头顺也不是没机会。转机上了个T,很有意思……顺子杀暗三了。
但河牌更具戏剧性——发出了一张7!
茫然再次受重创,只有1000多的筹码。
这下轮到我大盲,我拿到了45两张红桃。前面没人进,茫然全下,小盲扔,下了盲我只有3000的筹码,我真的很想跟……可是忍了忍,算了不跟了。
盲过去了,D位拿到了JT,想全下了,没想前面有位玩家拿着几万的筹码全下。我扔了。茫然几乎把把全下了。
第二天我最多玩了8把牌,大概也就是第八把,我拿到了一对T,前面没人进,茫然先全进,他下家想了一下跟。茫然是什么牌我觉得似乎不需要去考虑,但我的上家会是什么牌呢?
可是我只有2000多的筹码,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我没多做考虑的就全下。
三家争牌,茫然是88,他下家99,我是TT。
翻牌亮出了一个9……
我跟茫然在同一把牌里出局了……
心情有些低落。觉得自己打得真是糟糕。开始玩得太紧,太怕死了。
后来总结了一下,觉得整个比赛下来的策略用得不对,完全是网络MTT的策略。
现场比赛能玩的手数远比网络少很多,如果光等跟网络一样的好牌才进的话,不可能。这一点我似乎没有意识到,直到比赛结束。
不一会儿,看到KOB也出局了,然后GG也出局了。接下来多来米和神仙也陆续出局。
只剩下刀了,砍了19万的筹码,真不是一般牛。
打完了,就开始给刀加油了。一直看刀打,他的风格一点不像网络上看到的,绝对是奔放中的奔放:)
精彩的FT大概情况都给大家说过了。更多精彩请期待刀的嘉年华比赛牌局分析。

在此感谢刀赞助我参加这次比赛,感谢一路上pangu628和kob对我的照顾,感谢哆来咪和GG,土匪,神仙这几天来照顾我。跟你们玩现场真的很开心。



后记:昨晚回到家里时比较累,所以没有写。现在也写得很流水帐,可能还有一些错别字,大家就凑合着看吧。接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些精彩照片。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1:11 PM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先顶了,慢慢欣赏......
倒,我怎么发不了图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1:56 PM 编辑 ]
继续发图……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1:59 PM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继续。。。。继续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2:02 PM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最后……

因为涉及隐私问题,所有片都经过处理了。

[ 本帖最后由 yulaner 于 2008-12-9 02:05 PM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不错。我慢点写
哆来咪

哈哈。。。。
楼主辛苦了!
You might destroy it, but can never defeat it.
兰儿写的真不错!
辛苦了, 我很认真的看完了 ,唯一遗憾的是看不刀的真面目
兰儿的陈述很不错,辛苦你了.一字不漏滴看完.遗憾的是看不到兰儿和刀的PP.只看到刀"秀丽的手"和哆来米勾魂的眼神
相当的不错
怎么把色魔的样子给隐藏了啊
文笔不错啊,羡慕啊!
一字不漏滴看完.遗憾的是看不到兰儿和刀的PP
很好!很强大!












淘宝商城女装www.yunh888.com
为什么人脸全部 被P了,又不是地下工作
鉴定完毕!












哪里可以办真实学历,哪里可以办毕业证,哪里可以办真实上网文凭 http://www.hyedujy.com
支持一下哈












blog.housewh.com       
这么好的帖子不顶就太对不起楼主了












设备视镜
努力~~各位。。。












123.psyunion.com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9 黄金区域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8 Comsenz Inc.

联系我们 - 清除 Cookies - 论坛统计 - Archiver - WAP - PageRank - 界面风格

GMT+7.8, 2018-1-17 05:29 AM, Processed in 0.059322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