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赛车手假扮新手 玩漂移吓坏教练

马来西亚的职业美女赛车手Leona Chin,去驾校假扮一位才学车的新手,甚至扎了两个天真无邪的双马尾,然后在起步两次熄火后,突然在车场中大玩漂移,把几位教官当场吓疯,其中一位女士甚至不敢睁开眼睛


水因地而致形,牌因敌而致胜,故水无常形,牌无常势,能因敌变化而致胜者,谓之神也
立即注册PayPal并开始接受信用卡付款。
无语。。她搞漂移感觉好容易一样的。。。高手啊
房产老总筑巢引凤招徕矿老板 亿元房产成诈骗
   杨铭林最近很是焦头烂额。因为他发现,跟他一起合伙开发房地产的合作伙伴,竟然是一名因涉嫌合同诈骗正在接受警方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而且这个人竟然在一年前“突然莫名失踪”了!眼下,留给杨铭林的,是高达1.43亿元的近十起车轮战式债务诉讼和一个正面临被法院强制执行拍卖的半烂尾楼盘。“这是一场早就设计好的阴谋!”见到记者,杨铭林用充满肯定的语气说。

  房产老总筑巢引凤招徕“矿老板”

  2015年1月26日,接近春节年关的广西北部湾滨海休闲城——防城港市,连日阴雨霾霾,一片片拔地而起的在建高楼,不少工地已经偃旗息鼓。位于防港路的亚细亚花园楼盘,此刻更是死寂一般的沉静。走进工地,偶尔可见耷拉着的白底黑字条幅正迎风摇曳。

  亚细亚花园楼盘一期工程A#楼,是杨铭林带领防城港市亚细亚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亚细亚公司”)上百员工一手精心包装运作的房产杰作。在将亚细亚花园的名气打出去之后,杨铭林一心只想着坐拥楼盘品牌实现对外融资,通过亚细亚公司出地,合作方出资的方式,继续推进楼盘的二期项目。

  此时,邵先宏以南宁市铭源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在一次偶然相遇中”进入杨铭林的视野。杨铭林有地,而作为“矿老板”的邵先宏“有钱”,双方很快一拍即合。

  2010年12月29日,杨铭林与邵先宏签订了《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约定由亚细亚公司负责出地,邵先宏负责自筹资金,共同完成亚细亚花园B#楼、C#楼房地产项目的开发;亚细亚公司按约定可收取“固定收益”每平方人民币1100元共计5060万元,其余收益及风险由邵先宏享有和承担。

  “矿老板”褪掉假面具致项目受阻

  杨铭林说,在支付了300万元履约保证金后,邵先宏开始褪掉“有钱矿老板”的皮囊,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迟迟不推进项目,眼看着进场的工人无工可做,费用开支却一天都不能消停,杨铭林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几经催促,邵先宏突然答复说,他已经找到大老板借钱给他推进房地产项目了,前提是要杨铭林以亚细亚公司的名义作担保。随后,邵先宏向杨铭林引荐了广西龙叶商贸有限公司的股东叶某龙。

  “一见面,叶某龙就自称是我的老乡,当时公司资金比较紧张,我们一心只想着通过公司出地、合作方出资的方式推进第二期楼盘开发,说实在话,那个时候想找个愿意出钱合作的人还真不容易,琢磨着工人已经进场,更换合作伙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如今邵先宏愿意借钱继续合作,就不想反复折腾了。”说到自己为何愿意让亚细亚公司在借协议款上做担保,杨铭林如是说。

  公司“被迫”签下三份借款担保

  2011年7月26日,叶某龙与南宁矿业有限公司、亚细亚公司签订了一份《担保借款协议》,邵先宏、杨铭林分别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义在协议上签字。协议约定,叶某龙向南宁矿业有限公司借款1000万元人民币,专项用于亚细亚花园B#建设施工费用,还款方式为由南宁矿业有限公司和亚细亚公司从亚细亚花园B#楼卖房收入中偿还,亚细亚公司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2011年11月15日,上述主体又签订了一份内容相似的《担保借款协议》,借款标的为600万元人民币。

  2012年6月14日,邵先宏又向叶某龙所在公司广西龙叶商贸有限公司另一股东叶某森的儿媳刘某借款600万元人民币,三方同样订立了内容相似的《担保借款协议》,但亚细亚公司在这份协议中多加了一项声明内容:“乙方(邵先宏和南宁矿业有限公司)应按合同约定专款专用,否则丙方(亚细亚公司)不再承担担保责任”。

  “当时我们已经开始发觉邵先宏拿到借款后,很多款项都没有做到专款专用,很多开支都没有用于B#楼盘的开发建设,楼盘施工经常被中断、民工工资和材料商的材料款也被严重拖欠。为了让楼盘建设得以继续推进,被邵先宏绑架了的亚细亚公司不得不再次给邵先宏的借款行为作担保,但这次我们特别作了上述声明,强调借款必须专款用于B#楼盘的开发建设。”杨铭林说。

  “矿老板”突然玩起“连续失踪”

  “但我们觉醒得还是太晚了!”杨铭林称,在为邵先宏提供了第三次担保后,邵先宏却在2013年的5月份突然失联了,亚细亚花园的B#、C#楼盘开发计划成了烂尾工程。

  更为糟糕的是,由于邵先宏及其公司一直以亚细亚公司的名义对外进行亚细亚花园B#楼的开发建设,邵先宏之前为了吸引材料商和工人进场施工,一度擅自对外承诺了高额的材料费和劳务费,如今,这笔开支成了难以弥补的大窟窿。记者了解到,由邵先宏任董事长的南宁矿业有限公司目前仅在防城区法院及劳动部门被债权人主张的债务就有十一宗之多,其中有九宗案件亚细亚公司被作为第三方债务人进行诉讼,案值达1.43亿元。

  邵先宏的失联和一连串的巨额债务官司,让亚细亚公司高管不得不重新梳理与邵先宏有关的林林总总。

  这一梳理,让杨铭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惊奇的发现,邵先宏曾于2010年5月6日涉嫌合同诈骗被防城港市东兴公安局立案侦查,于同月19日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同时,杨铭林还发现,在亚细亚公司与南宁矿业有限公司、叶某龙、刘某签订的三份《担保借款协议》中,邵先宏、叶某龙、刘某存在互相串通,采取倒腾空转等方式进行虚假借款进账并伪造借款收据实施合伙诈骗的嫌疑。

  公安检察机关认定存在诈骗嫌疑

  很快,杨铭林委托律师着手收集证据后,向防城港市公安局报案。防城港市公安局进行初查后,答复称“邵先宏有涉嫌合同诈骗的嫌疑,但邵先宏在逃,有关材料无法查清,而且该案防城区人民法院正在审理执行当中,只有等防城区人民法院移送过来才能立案。”

  随后,杨铭林马不停蹄地向防城港市防城区检察院提出申诉,要求检察院督促防城区法院中止有关亚细亚公司生效判决的执行工作,将犯罪线索移交公安局处理。

  据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民行科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民行处作出的《关于对防城港市亚细亚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执行监督一案调查核实的情况报告》显示,经防城港市防城区检察院民行科调查查明:邵先宏在与杨铭林签订《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后,在杨铭林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1年1月2日私下与叶某龙签订了《房地产合作开发协议书》,约定叶某龙支付300万元给南宁市铭源矿业有限公司作为邵先宏付给亚细亚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的履约金。

  同时,认定“叶某龙和邵先宏存在虚构借款600万元的事实并伪造借款600万元假证据两张,骗取申请人防城港市亚细亚贸易有限公司在担保协议上签字盖章,通过诉讼调解达到侵占申请人财产的嫌疑。”在认定上述事实的基础上,防城区检察院先后两次向防城区人民法院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法院中止执行该案,并将该案移交公安机关侦查。

  案件扑朔迷离

  随后,该案件迅速引起防城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等多部门的介入。经多番较量,2014年10月左右,防城区检察院突然撤回对防城区法院发出的两份《检察建议书》,撤回理由为“因适用法律有误,介入程序欠妥”。于是,防城区法院对亚细亚花园A#楼涉及的31套房地产的执行拍卖又继续推进。

  这让杨铭林心急如燎。“邵先宏作为被东兴市公安局取保候审的诈骗嫌疑人,竟然能把亚细亚公司好好的一个房地产项目搞得鸡飞狗跳,目前所建的房产正面临被整体执行拍卖还债,但邵先宏却能顺利地玩起了‘失踪’,这绝不是单靠邵先宏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这肯定是团伙预先就设计好的阴谋。目前,参与申请执行拍卖亚细亚公司房产的,其中就有一度被防城港市公安、检察机关认定有合伙诈骗嫌疑的叶某龙等人,但自从防城区检察院撤回了那两份《检察建议书》后,侦查机关对邵先宏等人的诈骗侦查再无推进迹象,眼看着公司房产就这样没了,我们的杨总气得多次闹着要撞车,这个春节他都是在病床中度过。”杨铭林的助理莫先生说。

  指控邵先宏等人涉嫌诈骗的道路,尽管波折不断,但杨铭林不甘心就此放弃。他说:“虽然防城区检察院撤回了《检察建议书》,但检察机关并没有否定邵先宏存在勾结叶某龙等人虚构借款行为骗取亚细亚公司作出担保进而通过诉讼达到侵吞亚细亚公司财产的这个根本性结论。”于是,杨铭林就亚细亚公司之前为邵先宏向叶某龙、刘某二人所作的三笔借款担保展开会计审。

  2014年11月至12月,广西公明司法鉴定中心对邵先宏向叶某龙、刘某二人所借的三笔债务共计2200万元分别作出三份鉴定结论,鉴定意见均指出:邵先宏与叶某龙、刘某二人所进行的借款行为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空转”事实(就是平时所说的“虚假借款”),并指出该借款大部分资金并没有按照约定用于亚细亚花园B#楼建设。
呵呵,非常感谢,很好很强大













北京哪家医院看白癜风专业
经验之谈,谢谢楼主了,请继续努力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9 黄金区域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8 Comsenz Inc.

联系我们 - 清除 Cookies - 论坛统计 - Archiver - WAP - PageRank - 界面风格

GMT+7.8, 2018-6-22 03:27 PM, Processed in 0.022096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